肚子從前天晚上到昨天晚上 硬幫幫加隱隱約約的陣痛
散步加爬樓梯 好像也沒有減少疼痛的時間及程度
晚上八點
我實在很想再拿自己的堅強意志力 自行判斷何時該進醫院
但跟安先生討論過後 決定還是別做跟上一回安胎事件的兩光行為
沒當過爸媽我看相信專業好一些 還是花點時間先進醫院報到

躺在待產床上 肚皮又被貼滿了徵測儀器
十分 二十分 三十分過去.......躺著躺著 
期待小ㄤㄤ的爸爸 還不時貼心問到 痛不痛 肚子有沒有再更激烈的疼痛
我看他好hi的一張臉 實在很不好意思跟他說 
本娘娘似乎躺到夢見周公 宮縮反應已經被周公打敗 平緩下來了耶
而且一堆貼布搞的我肚皮好癢 只想盡快回家睡覺

無稽的這一躺
感覺上是被自己的肚子擺了一道
但護士小姐卻說 其實真的有出現較明顯的產兆發生了
在東掏西掏內診過後也清楚的表示 本小姐已經開一指多了
哇~這一天一夜的硬幫幫就只為了開這一指喔
眼前這位護士大姐 耳提面命要我需更加努力爆走外加親自示範助產的青蛙蹲 還真是難為他了

好滴!!
感覺上就差眼前這一大步了
我還是得用大步大步的路程 換取那更激烈與甜蜜交錯的陣痛到來
真是消極的等待過程 太不符合做事有計畫的我啦!!


  

    全站熱搜

    瑞裘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