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2晚間八點
嘎先生看完醫生即便盡快載著餓壞肚子的嘎太太返家
堤防邊雨大風大 眼前盡是一片黑鴨鴨的車潮
正當嘎太太還在開心的與先生討論該吃什麼填飽肚子時
後方出現了一位英勇的人士
一路逆向超車 完全視若無賭眼前的車潮
一部接著一部的超車 十足上演阿飛正傳
直到嘎先生的車身後方...
好了吧
對面車道出現了也不讓的大卡車
狹義精神上身的嘎先生 更是想氣憤的斷了那位人兄的阿飛正傳戲碼
不讓就是不讓....



接下來的時間 嘎太太只能拉緊安全帶 不敢白目的嘻嘻笑笑
那位人兄大槪也是壞到骨子裡了 竟然就在一路飛車追趕後
當著大馬路前 上演急煞黑道討債記
自以為帥氣的停下車來 掏出棒球棍抵在嘎先生的引擎蓋上 大聲咆嘯
當下 嘎太太看著先生那張氣到鐵青的臉
身怕我身邊的夫君真的會下車一決高下
口中不停的交錯的佛經與髒話
這是台北吧 看著眼前那位社會上的敗壞風氣的人類(簡稱敗類)
我和先生只能搖著頭 大嘆這目無王法的社會 真的很可笑
面對眼前的一切 真的是無言以對

全站熱搜

瑞裘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